监狱探照灯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监狱探照灯 >

“超级共景监狱”:无人能置身其外

发布时间:2021-10-23

  当今时代被称作“全媒体时代”、“全民记者时代”,大众传媒和职业记者在流淌的新闻长河中跋涉的同时,自身也不时地爆出新闻,成为新闻事件的主角。近来一连串记者被通缉、被袭击、被辱骂、被殴打、被告上法庭等事件,只不过是一次比较集中的爆发。

  媒体和记者构成“新闻元素”,缘由多多,不可一概而论。不过,有一个缘由愈来愈突出起来,那就是舆论监督所引发的矛盾。由于依法正当地履行舆论监督的职责,成为抨击、攻击、袭击的目标,足见舆论监督之难,监督的环境尚不尽如人意;而以宏观视角观察,这也表明全社会监督与反监督、监督与被监督的矛盾至今交织缠绕在一起,难以调和,相当尖锐。

  首先,传媒的社会担当决定着其具有舆论监督的功能,代表人民大众行使监督权,于是监督对象便天然地成为其对立面,反监督的力量自然会由此而聚集,与之对抗。在当下的社会转型、矛盾凸显期,尤其如此。海外有评论分析道:这一两年里,中国社会的舆论监督热情高涨。中国记者积极响应时代需要,他们结成群体进行调查性报道时相互支援,遇到打压“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而且一再缔造出媒体战胜企业、维护正义,甚至让官员被迫道歉的胜利纪录。这是中国新闻事业的进步。但在大范围中,依靠媒体维持的公义总是充满偶然性,结果是新闻工作者一直在调查,但不公不义依然在发生;记者被压迫打击的事件,也总是层出不穷。(《中国新闻工作者的艰难处境》,《联合早报》,8月2日)可谓“旁观者清”啊!

  其次,从另一方面看,传媒与记者既是舆论监督的施行者,同时自身也应该是被社会公众监督的对象。对这种双重角色,需要有一个清醒的正确的认识。否则,监督权的误用、滥用,将导致舆论监督的偏差,从而误导公众,损伤传媒的公信力。遗憾的是,目前有些传媒和记者对此尚未形成共识,在进行舆论监督过程中,缺乏自尊自律自爱,自以为是,甚至忘乎所以,致使人们产生反感情绪。近来“郭德纲圈地事件”发生后,固然公众纷纷谴责这个“非著名草根艺人”对殴打记者的弟子恣意袒护,对传媒监督出言不逊,但也并非“舆论一律”,有一部分网民对传媒和记者的某些行为表示质疑、颇多诟病。“就算是老郭强占绿地,有物业有律师的,你们记者跟着瞎起什么哄?报道一次就完了呗?还上人家砸门去了,人家不开门就开骂,你这种态度搁谁谁不打你?”这是有一定代表性的“网言网语”。(《广州日报》,8月3日)能一味指责网友是非不分,胡言乱语吗?网络上诸如此类大同小异的拍砖,分明透出一股生成已久的情绪,不可小觑。更何况,一些主流报纸也发出了类似的言论。是否也可将此视作对传媒、对记者的一种舆论监督呢?

  由此看来,直面监督与反监督、监督与被监督的现实矛盾,有必要提出全社会都要以健全理性的心态对待舆论监督的命题。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正是由于对舆论监督缺乏理智、辩证的认知,无论监督者抑或被监督者,都会陷入某种误区,滋生某些不和谐不安定的因子,阻挡、延误我们走向民主、文明和小康的进程。若仔细剖析,最近诸多反常、畸形乃至恶性的事件,其实都可归因于此。

  法国当代学者米歇尔·福柯曾提出一个“超级全景监狱”的概念,其中有一个关键词就是“监督”。他认为,在20世纪后期,监督已是一种新事物。“我们的社会不是一个景观的社会,而是一个监督的社会”。他以一座环形监狱做比喻:监视者只要身处中心位置上的瞭望塔,就能观察到环绕周围的所有房间和窗子里的所有动静,而被监视者无法准确知悉瞭望塔里的实际状态。这种设计用非常少的人手控制大量囚犯,甚至在一定条件下借助心理威慑实现无人的自动化控制,久而久之,囚犯就会实行自我监督。这就是“超级全景监狱”。

  近年来,有学者认为,如今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兴传媒与传统媒体优势互补,已经将“超级全景监狱”变形为“超级共景监狱”,法人、自然人都处于相互监督的状态下。尤其是握有公权力的人,更是处于被监督的中心位置,随着党务政务公开度透明度的不断提高,其执政能力、行政手段、理政程序、勤政程度、廉政状况、良政绩效,都时刻置于公众和传媒的视野内,成为监督的重点。这已然成为一种常态。唯有自觉地意识到这种非主观意志所能掌控的态势,学会和适应在这种常态下工作,冷静理智地对待舆论和全社会的监督,方能取信于民,并有助于推进民主政治的发展。有鉴于此,各级当政者尤须端正自己的社会角色定位,提高传媒素养,将接受监督视作须臾不可离弃的“功课”。不仅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的各个部门负责人,是否也应该具备这样的心态呢?

  在这个意义上说,我们的传媒和记者事实上也身处这个“超级共景监狱”,在监督他人的过程中,因为自己也寓于“共景监狱”之中,成为既是监督者也是被监督者这个公民社会大系统中的普通一员。这样的定位,合乎实际,也合乎逻辑。基于这样的定位和理念,自觉遵守新闻职业道德准则,接受公众的监督,便更显得天经地义、顺理成章。而倘能严以律己,开展舆论监督就更会理直气壮,也就可以更为有效。

  诚然,舆论监督的有效实行,需要法律的坚实保障、制度的有力支撑,这是毫无疑义的。然而,全体公民,包括传媒人在观念上达成共识,厘清关系,形成一个共同的价值判断,也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前提条件。唯此,与监督抗衡的消极力量或许会有所消解,接受监督的意识会有所增强,监督方与被监督方在对立中最大限度地统一,构成社会和谐的助推力。

  “超级共景监狱”环境下的舆论监督应是一种自然生态。一旦监督和被监督具备了一个良性的生存环境,如同人的自然呼吸,成为我们一种真切的需求和如常的习惯,大众传媒才能实现如同普利策所提出的目标:如果一个国家是一条航行在大海中的船,那么新闻记者就是船头上的“瞭望者”;如同李普曼所言,报刊是永不停息地搜寻广袤空间、决不久留一地的“探照灯”;更如同马克思所期待的那种“真诚地和人民共患难、同甘苦、齐爱憎”的“人民的报刊”。当然,我们的国家也就因而会伴随着民主政治的进程健步走向民主、文明和小康。

  1、烟台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烟台大众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烟台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烟台大众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烟台大众网书面授权。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烟台大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